Profile Photo
约稿请私信 or QQ

无差好、互攻可,
是男人就猜拳决定攻受。
两个人在一起什么都没问题。
  1. 短篇整理
  2. 长文整理
  3. 伞修(全职)
  4. 私信
  5. 归档
  6. RSS

*说是修伞其实没有修没有伞只有账号卡(ㄍ

*友情翻译:拎杯(台)=你老爸

*没有连贯的三部曲结束,我可以洗洗睡了(躺

 


-------------------------------------------------------------------

 

「呜啊啊啊啊啊啊────」

惨绝人寰的尖叫窜出屋顶响彻整个小区,伴随巨大的物体碰撞声,吓出了破旧屋子旁所有还在睡梦中的邻居。

一扇扇窗户打开,花瓶、枕头、矿泉水所有在手边的东西都扔到了小屋子特意关起还拉上窗帘的窗户上,一瞬间本来就不太干净的旧墙变得更脏了。

 

屋子里受到尖叫和邻居恨意双重攻击的人不悦的张开眼睛,睡眼惺忪却带着明显不爽的盯着莫名奇妙跳下床,把自己贴在墙壁上乱叫的室友。

「一叶,你发什么神经。」

一大清早让不让人睡了?还把衣柜撞倒是想压死我得?

骂完,床上的人翻个身把脸埋进枕头,右手往床头摸几下摸到一顶宽边帽子往头上压,遮住任何一点初升的阳光后继续叽哩咕噜的说着,带着睡意的声音透过枕头再传出来,显得不清不楚。

「整星期才一个假日,吵什么啊快睡……」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你你你你你……」被叫做一叶的那个人面色苍白表情惊恐到不行,一句话你个半天你不出什么东西。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拎杯要睡觉。」一个枕头朝他砸了过去,床上那家伙挣扎很久才爬起来,跪坐在床上,头发睡得乱七八糟的就算了,唯一有神一点的眼睛也是两三秒就混沌一次,看起来随时都能倒回去睡。

「好了,啥?」

「你是谁?」一叶终于你出了一句没结巴的话。

「哈?」床上那人斜斜的眼刀撇过来:「睡晕了吗?今天什么日子你又要玩什么?」

「我很认真的!你你你是谁?我怎么会……我们是、我怎么……」

「怎么会一件衣服都没穿的睡在一起。」他帮他接了下去,又打了个呵欠,盖在身上的被子随他的动作滑落,露出散落了几个吻痕的肩膀。

「你你你、你睡了我?」一叶还在乱叫。

「妹的我睡了你,你才睡了我……」他的头一顿一顿的,说话的尾音都虚软无力,终于砰一声,又倒回去睡了:「有什么事,等等再说……两小时……」

「……喂、喂喂!」等一叶反应过来爬回床上,那人已经怎么推都推不醒,直接进入沉眠模式了。

一叶看看浑身赤裸的自己,再看看一丝不挂的对方,决定去旁边衣物堆里抓几件起来穿。

是说这房子怎么这么破?

 

 

「嗯……我觉得,你应该是换操作者了。」

问过几个问题后,睡醒不久的人悠悠的在厨房里捣鼓煎蛋加泡面,哦,他顺便介绍了一下他叫做秋木苏。

两晚香菇炖鸡加鸡蛋的泡面在窄小餐桌上放下,飘起的香味让全名一叶之秋的一叶口水直流。

「等三分钟,是说你饿了不会自己去泡啊?」秋木苏进厨房又拿了两双筷子回来。

「谁敢在看起来像买春的地方随便找东西吃啊!」一叶之秋爆吼,随后肚子一阵咕噜噜的声音又让他软了下来。

秋木苏笑得很开心,把一双筷子压到一叶面前的泡面碗上:「我跟你赌,一叶就会……我是说之前的一叶之秋。」

「所以你真的是卖……的?」一叶勉强给自己消了音,眼睛震惊得快突出眼眶。

「不──是。」秋木苏拿筷子拌了拌面,舔了舔筷子上留下的汤又把碗盖盖上:「我们是情人,之前他就住我家。」

一叶之秋全神贯注的听着,或许也是不晓得该做何反应,毕竟说得是自己,也不是自己。

「我还有个妹妹和收养的弟弟,几年前一叶之秋和我妹妹沐雨橙风去有些远的地方工作了,弟弟君莫笑几天前也离开,这边才只剩我一个人。不过还好,一叶每隔一阵子就会回来,倒也不是那么孤单。」

「你为什么没跟他们一起去?」泡面好了,一叶把筷子叼在嘴里,撕开碗盖,一阵香味就传出来。

秋木苏继续笑,好像他问了很愚蠢的问题似的。

「欸,笑啥啊!」一叶之秋瞪他。

「抱歉抱歉。」秋木苏边笑边跟着撕开碗盖,夹起一口面吹凉,稀哩呼噜下肚:「不过你真不晓得吗?这边,这个小区是长久无人使用的账号卡住的地方,没看它越来越荒凉了?没人带我到荣耀的界面里奔跑,我只能蹲在这里,带几个刚创角就被砍掉的人练练级、做装备,自己生活下去啰。」

 

没了操作者的账号卡离不开这块区域,就算能到荣耀地图里玩,也不是外面人类定义的荣耀,只是属于他们才知道的位面而已。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也不是消失,知道的人都会知道的。

 

「啊,抱歉,把气氛都弄僵了。」秋木苏拿筷子指着一叶之秋:「快吃,面要糊了。」

「啊,喔,好。」一叶这才低头吃面,不过没吃两口又抬起来:「你刚才说,我的操作者换人了,那之前我的操作者是什么样子?」

「你话很多啊。」秋木苏吃得很快,这会儿面都没了,筷子上夹着一个咬过一口的煎蛋:「嗯,大概就是个很笨的人吧?生活技能九级伤残,刚认识时一张脸高冷嘲讽得跟什么似的,不过到了荣耀里就是最强的。我的操作者是这样说的。」

「……」听起来不像是称赞啊,而且高冷和嘲讽两个词怎么勾搭到一块的。一叶之秋默默的想。

「但是一叶之秋很帅,不是说脸,性格上就是很帅。有时候跟抽风一样转,说出口的话听得就想打他,可是重要时刻又挺可靠。」秋木苏咬着煎蛋慢慢的说,一叶之秋看见他眼里有着浓浓的暖意。

「你喜欢他?」他忍不住问。

秋木苏点头:「一开始不就说了,我们,是情人。」顿了一下:「操作者也是。」

「这么说来是我们两个的操作者都不玩了?」一叶之秋还没有找到事情相连的点,如果说操作者彼此喜欢,那么承袭了操作者性格的账号卡彼此相爱也是很正常的,可是怎么秋木苏的操作者突然就不玩了呢?自己之前那个听起来还玩了好几年啊。

「我的操作者不是不玩,只是遇到意外,过世了。」

秋木苏淡淡的说。

他不太记得操作者的长相和名字,印象中只有屏幕外,两张同样年轻而欢笑的脸庞而已。

 

创角、练级、副本、竞技场。

他和一叶之秋相处多久,他们的操作者就相处多久,甚至更之前两人就认识了也说不定。他诞生前的事他可不晓得。

由于操作角度关系,他不常面对操作者,倒是常常透过一叶之秋的背后看见对方的操作者,跟幻觉一样偶尔会出现的小框框,那是外面的世界。

有时候看到一叶突然抽风似的转,大概就是自己的操作者去和对方真人PK了,反之亦然。

他们似乎还借用过自己来跟对方告白。荣耀微操的拥抱和亲吻差点让他和一叶崩溃,险些奔去高层抓设定者痛揍一顿。

不带这样欺负账号卡的。

 

后来某天,一叶的操作者默默将他从游戏里注销,他看见那双眼里写满了疲惫和伤心。而那人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孩子。

之后他就不曾再登入那块荣耀大地。

 

「哎,一叶你干嘛啊。」

喝完汤放下碗,秋木苏才发觉眼前人不晓得什么时候眼眶中盈满了泪水。

「啊我忘了,你不记得那之后的事。」

「那之后?」一叶之秋很没出息的拿袖子抹脸:「一次说完会死啊?」

「这不是你先哭了,怪我啰?」秋木苏耸肩。

 

那之后,可能是因为账号卡本来就是不同位面的东西,一叶之秋开始能透过幻觉般的屏幕看见另一位面的事物。

不过不一定是撑伞,比较常是花盆、隔夜未倒的垃圾、甚至是一记爆栗。

有一次是一件外套,盖上时,对方还朝他眨眼笑了笑,做了禁声的动作。

一叶之秋降低游戏音量、调弱了屏幕亮度。

当一叶之秋告诉秋木苏这些事时,秋木苏摇摇头松了口气。

就说啊,账号卡都没那么轻易离开,那家伙怎么可能放他独自一人呢。

 

一叶看起来又要哭了。

秋木苏真想拿个三秒胶还是什么都好把眼前人的泪线堵住。

「然后呢?」

「什么然后?」

一叶之秋一手抹泪一手比划着:「之后啊,你们两个的操作者呢?完全没有交集了?」

「呵。」秋木苏笑道:「再下去可是玄幻的范围,不属于我能说的事了。」

自己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听见没?吃了哥的泡面还要用这副身体到什么时候,滚。』

 

欸?

一叶剎那间觉得天旋地转,再回过神发现眼前多了一个自己。长相一样、发型一样,差别只有一个有穿衣服一个没有。

靠,他怎么又没穿了!

 

「好好的假期被你占掉半天,没跟你讨钱就不错了,还想穿我的衣服?滚吧,让轮回给你买一套新的。」另一个他几步走到秋木苏旁,瞇细眼居高临下的瞅着他,一股无形的气势立拚。

只是不晓得为何突然想往那张脸上来一拳。

「哟,还不走?行啊想来点什么有趣的?」一瞬间另一个他脸上挂上了一抹微笑,这时一叶才发现对方脖子处几个红色的吻痕,那是之前自己照镜子没有的。看来果然没有他被秋木苏睡了或他睡了秋木苏的问题,从头到尾事件的主角就不是他。

于是他认命的,很快按照脑中渐渐浮现的轮回地图跑了,不知怎么,他觉得那边才是以他为主角的地方,这边一叶之秋的位置不属于他。

 

 

「你被坑了?」秋木苏看着自己去翻泡面箱拿红烧牛肉出来冲的人,一句话倒是毫不留情的切过去。

「嗯。」一叶之秋反应也很平静:「还有沐雨橙风和君莫笑不是?这样也好,省得你太无聊跑去血洗高层。」

「你回来了,就没打算跟我去血洗?」秋木苏噗哧一笑。

一叶之秋端着冲完热水的泡面回来,嘴上咬着筷子满脸淡定:「血洗荣耀大陆还行,高层就算了,那是人类,我们打不到。」

「好啊,明天开始跟我去这位面的荣耀大陆重头开始如何?反正你也没事做了。」你个无业游民。

请叫我无业游民二号谢谢,无业游民一号。一叶之秋撇嘴。「行啊,让新人看看传说中第一区的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是什么样的魔王,哎是说,外面在问我俩谁比较强,要来一场吗?」

「不需要,我们从来都是并肩作战的,孰强孰弱重要吗?」秋木苏说完,站起身拿起碗和筷子准备去厨房清洗,一叶之秋叫住了他。

「故事的结尾,你还没跟我说你的操作者在哪里。」

在一叶之秋把事情告诉秋木苏后,就变成只有秋木苏看得见自己看不见的情况了,所以他一直没搞清楚秋木苏的操作者都从哪边冒出来,又怎么突然消失,还有,自己的操作者知不知道这回事。

 

秋木苏回过身转了半圈,握拳,拇指坚定的往胸口一指。

第二颗扣子,最接近心脏的部分。

「他在这里,一直都在。」

 

心之所向,心的方向。

既然一直都在,又怎么,能永远都不发现呢?

 

 

 

--

ps.

咏,歌也。从言永声。

槱,积火燎之,古祭祀之词。

咏槱,祭祀时献之与汝,为歌颂也。




评论(15)
热度(141)